直到生命尽头

AO3→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cafeqszie

1 冬兵会梦见美国队长吗?

第一个故事

第二个故事

第三个故事 3.1        3.2     3.3 完

第四个故事

第五个故事和尾声

==================

第一个故事


盾冬肉渣有


他们视线对上了。

巴基张嘴想骂一句妈的,或者别的什么,但是他只是保持着嘴唇微张,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他怀疑他的声带已经罢工,就算他想说点什么,也只会发出可笑的咯咯声。

史蒂夫带着满脸的傻笑,用力捏着可怜的酒杯,他捏的关节都发白了,然后就这样走了过来。

巴基想,不,不不不,不能笑的这么傻,绝不能——但是他知道,他自己也一定笑的和面前这个金发大个子一样傻到冒泡,因为他能感觉到脸部的肌肉开始酸疼了,它们在抗议被过度的使用了,但是巴基的大脑难以处理这类事情,因为现在他脑子想的都是这个男人怎么能该死的如此好看?怎么能如此火辣的同时还能显得如此的可爱?

他觉得喧闹的酒吧已经变成了沙滩,温暖的阳光照在他们两人身上,而他们两个光溜溜的——光!溜!溜!艹巴基你在想什么?!你能有点节操吗!明显他不能,他已经在脑海里把这个走向他的男人脱得精光,露出他结实的肌肉他会把手放上去从上往下摸直到——然后他会跪下来用牙齿咬住他牛仔裤的拉链接着——他会张嘴——他会用力的吸允啃咬——他不会放过每一滴——

“史蒂夫。”

喔,史蒂夫,对。史蒂夫。

“呃……?“

他连声音都如此性感卧槽。等等我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我要说什么——还好条件反射拯救了他。

“詹姆斯。嗯,你可以叫我巴基。”

史蒂夫踌躇着不知道说什么,巴基觉得自己快要被史蒂夫的眼神活活烧死,从两腿之间硬的发疼的地方开始燃烧,烧尽他每一片——

巴基伸出舌头舔了舔嘴,他喜欢这个动作,这总是能引起那些对他有兴趣的人的良好反应,他很多时候是故意为之,但是这次不是,不过起到的效果是一致的。

史蒂夫脸红了,显得非常,非常,非常的粉嫩可口。巴基又舔了舔嘴,清了清喉咙,他开口:”要去厕所吗?”

边上的酒保一直淡定的擦着玻璃杯,却被这句话吓到了。他速度的拿出手机,刚好捕捉到巴基和史蒂夫消失在厕所门口的画面,接着他发了一个推特。

你们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吗你们不会相信的点击看图 并且艾特了红色炸弹独眼

独眼第一个回复的:不可能。这一定是ps的,巴基从来不在厕所搞。

接着红色炸弹给了回复:我觉得厕所的隔音效果需要加强,他们搞的声音我在女厕所都听得一清二楚。

当巴基颤抖着紧紧夹住——他的后背绷得紧紧地,挤压着那些用五颜六色的笔写满了淫秽信息的厕所墙壁,他的腿此时架在史蒂夫的肩膀上,他的一只胳膊,使得上劲的那只用力的撑着马桶水箱好让自己不会掉下去,左边胳膊抬得高高的,拽着史蒂夫的头发。他眼角的余光能看到胳膊上的一小片星星纹身。

那个把巴基狠狠顶在墙壁上的东西开始软了,巴基自己的也一样,史蒂夫的手还握着它,这种感觉很微妙,巴基努力的平复呼吸。

史蒂夫把巴基放了下来,轻轻的搂住他,然后提起裤子,从口袋里拿出纸巾,温柔的帮巴基清理了一下,他的手指伸进去的时候巴基畏缩的躲了一下,不是因为害怕——

接着巴基跪了下来,他们又来了一发直到史蒂夫的手机响了——工作上的事,史蒂夫说,然后他穿好了裤子,巴基摊在马桶上,目光紧紧的咬住史蒂夫的屁股和大腿——真他妈的好看而且手感也真他妈的好。

史蒂夫半蹲着,伸手圈住巴基的头,然后留下了一个充满腥味的吻——鉴于刚才他在做的事——然后史蒂夫用力把两个人分开。

“呃,能,能给我你的电话号码吗?”

巴基整个人都化了,当然可以亲爱的,你想要我的地址吗我都可以给你写下来还有我的社保号——

“艹我手机没带!“巴基恼火的哑着嗓子说,”我,我不记得我的号码——“

史蒂夫看起来有点失望,这个时候他的电话又响了,他看了一眼没有接,然后他翻出一只笔——巴基模模糊糊的想他怎么什么都有?——然后把电话写在了巴基的手上。


巴基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去洗了三次澡,要不是娜塔莎阻止了他,指出他的胳膊都快出血了,他八成还要去洗第四次。

他有一点点洁癖,所以他从来不在厕所搞,要么开房要么去对方家里。

接着他一整天都为自己打破了这个规矩而懊悔。

如果他们去开房了他就不会一回家就难受的去洗澡以至于忘记手背上的电话号码——而且史蒂夫就可以把电话号码写在纸上这样也不会被洗掉了——就算写了电话号码的纸掉了巴基也可以去旅馆找前台要史蒂夫的个人信息然后——

他应该邀请史蒂夫来自己家的,这样他可以让史蒂夫把电话号码写在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位置——而且这样他的手机也在可以直接交换手机号码——史蒂夫不会以为他不想给他电话号码所以才说没带手机又不记得号码这种借口吧——而且

史蒂夫真的是忙工作吗?

他会不会有男朋友或女朋友——不他不是那种人——他会不会只是出差到这里那样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了不是吗——

他哀怨了整整一天,然后电话响了。

巴基接了,以为是克林特,于是他伤心欲绝的说“今天劳资请假了!不去了我和你说我居然把昨天那个帅哥留下的号码洗掉了——”

“咳。”对面的人咳嗽了一下。

巴基眨眨眼,把电话拿远看了一眼号码——一串不存在于通讯录的新号码。

“喂,那个我想……今天晚上一起吃个饭怎么样?“

“——好。没问题!”巴基狠狠的捏了一下自己的脸,然后无声的抽了一口气真他妈的疼。


娜塔莎发了一条推特:他居然要去约会了你们敢相信吗?!并且艾特了八字胡独眼

独眼发了一个。抢占了沙发。

八字胡就在他后面几秒:什么么么么么么?!

接着又是八字胡:尼克你居然用如此无耻的手段抢沙发!

独眼:赌十块钱,一周就得分手。


独眼输的很惨。


巴基和史蒂夫从未分手,他们一直一直一直在一起,过了大概一辈子那么短的时间。


评论(14)
热度(126)
2014-11-29